中華基督教基層宣教訓練促進會

在基層人中建立教會

在基層人中建立教會

主講﹕杜林茜

整理﹕黃向勤

 

從神學院畢業後,我一直都向基層人傳福音。起初,我把基層人帶進教會,發現他們似乎不太容易被教會接納,而且他們也有格格不入的感覺; 後來,我發現要基層人融入教會,需要很長的時間,要不然就早已離開。有一次我的教會想要植堂,我就對牧師說,要我參與植堂,最好選擇到基層社區去,他們答應了,我們就一起去找適當的地點。

剛開始,我們先借用老人院聚會,那裡的飯廳成了主日崇拜的據點,連續幾個星期天下午,我們的聚會開始吸引人來了,我們就在附近租了一個房子成為福音中心。

我認為在基層社區傳福音,需要有適當的關懷接觸,因此我設定了每週固定探訪的時間。我發現那里有個有趣的現象﹕白天,先生都上班去了,家庭主婦便會帶自己的小孩去串門子。看準了當地婦女的生活習慣,我也和早先認識的年輕媽媽們去串門子。我通常就是這樣:去了這家再結合這家去另一家,除了向她們打招呼話家常,也讓她們瞭解我所樂意擺上的關懷與幫助,比如我會幫年輕夫婦帶小孩,使他們有一個輕鬆的晚上一起去吃個飯看個電影等等,和許多家庭建立了非常好的互動關係。她們知道我每星期四下午會到教會,她們就會去教堂張望,很多時候,我因出去探訪而不在,她們也會不時前來看我回來沒有,因為她們會預備下午茶點,邀請我去吃,有時候吃完這家再轉到另一家,連晚餐也吃不下了。慢慢的,我們的教會變成了社區活動聚集的中心,只要我一出現,大家就帶著小孩前來教會聚集,好不熱鬧!

一直以來,台灣百姓的社區中心常常是廟宇,因為台灣人常常在廟門口談天說地。我常想,為什麼教會不可以成為社區中心?所以,當有人來問,他們可不可以借用教會場地為兒子慶祝生日,我立刻答應。當然,為了回饋,他們會主動邀請我參加。再後來,有人要搬家,有人要歡送,都會來向我們借場地或借椅子;附近的媽媽們要包餃子聚餐,我們也歡迎她們使用教會空間。

 

透明的教會

    不久,當地居民慢慢發現,原來不是信耶穌的人才能去教會,不信的人也可以來。以後鄰居不但自己常常走過來聊天,他們也放心的讓孩子到教會玩。

有人問﹕“不怕孩子弄壞東西嗎?”我說不要緊,孩子怎麼玩都行。我允許孩子摸鋼琴,也讓他們用白板畫圖,唯一的條件是他們要學習愛護公物,物歸原處。漸漸的,他們喜歡到教會,將教會當成他們的地方而不是神秘不可進入之地。

教會的設計要盡量透明,最好能安裝玻璃門窗,使路過的人可以看見我們的聚會情形。有一次,有個路過的婦女告訴我,教會的花插得很漂亮。我趁機會說﹕“謝謝你的稱讚,我們的教會每個星期都有插花班,歡迎你來呵”。  另一次,當我聽到有人說,他們不願讓孩子到教會,因為他們不知道教會在做什麼,感覺很神秘的樣子,我就鼓勵他親自來看看。

 

跳蚤市場與夜市福音

    我們鼓勵社區參與環保。有一次,我們在社區辦跳蚤市場;我們請居民從自己家裡把沒用到的東西拿來義賣,並說清楚,這些錢要捐給善牧中心做防治雛妓工作的。社區的居民知道了,便很熱心把家中的多餘物品卻仍可用的東西清理出來交到教會。之前,我聽到一個年長的媽媽說,雖然她的孩子是基督徒,但她這輩子絕對不會踏進教會一步。但為了幫忙義賣和整理舊物,她來了,還幫我們回收了一大堆東西。籌備時期,她每星期日下午都來幫忙,結果我們賣了7萬多新台幣去幫助善牧中心福音機構,教會也在社區博得好名聲。

    我們也曾在教會附近夜市派單張傳福音。情形是這樣的,我們佔用一個夜市攤位,我站在桌子前,用麥克風作見證或短講,也有其他弟兄姊妹唱詩歌吸引人。我們就把握機會個人談道向逛夜市的人傳福音,順便指給他們看﹕”我們的教會就在那裡!”我們要打響知名度,所以教會成立沒多久,很多人都知道了。如果連社區都不知道當地有教會,教會是沒有辦法幫助人的。

有次,我帶學生去夜市選攤位,有個學生問我,需要怎樣的攤位?我說,我帶你們去看吧。於是,我們一個一個攤位問﹕“你們下星期要不要來(一週一次在此夜市)?”當我們來到一個賣偶像的攤位。我問攤主﹕“你下星期可以不要來嗎?”他問清楚原委答應了,我便問他租一個晚上的攤位要多少錢。他說了一個數目,是我們能夠負擔的,我馬上掏錢給他。他說好,還告訴我們,他的攤位的範圍,從那里到那里。接下去的那個星期,我們就在夜市擺起攤子來,一邊傳福音一邊告訴路人我們的教會在哪裡,替教會“打廣告”。

 

教會遺忘了一萬人

    我在吳勇長老創辦的基督門徒訓練學院教書。最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拓荒工作,所以除了在課堂教課,我也帶學生實際去做。我們學校附近就有一個社區,以前是礦工住的,現在還有1萬人左右的居民,卻連一間教會也沒有。從我和學生調查結果發現,90%是基層百姓,有水泥工,有木工,有裝修工人等,而且他們並不排斥基督教。「拓荒植堂」的課程上到後來,我們是一個星期上課,一個星期實習,常常和當地居民聊天。從今年(2002)2月份到現在,我們認識了社區的里長,並且越來越熟絡。

起初那里長對我們蠻防備的,但探訪了幾次,他就放松了。後來,我對他說,我們想在社區辦醫療講座,因為醫療講座是服務性質的事工,他便答應了。於是我們請了一個來自榮總的醫生當講員。要知道,基層人的資源不多,但政府要求里長每年都要有一些為民服務的“業績”。他贊成我們辦醫療講座,並且答應由他付講員費。我們發傳單請當地居民來聽,里長把錢拿出來,叫我交給榮總的醫生。之前我問過那醫生,他願意義務服務。我就對里長說,他不收錢,因為他是基督徒。里長開始對我們很有好感。以後有什麼活動,他都熱心的替我們發單張,又幫我們貼海報。

 

幫忙籌備夏令營的非信徒

    我就打鐵趁熱,鼓勵我們的神學生組成福音隊,在此社區辦暑假兒童夏令營,里長很高興我們有此計畫,就把當地的活動中心免費借給我們。因為我們不住在那里,里長便主動替我們打電話,鼓勵家長替孩子報名,他也幫忙注冊工作。因此,里長的太太不時的打電話給我,問我還差多少人就額滿,我們的目標是70個小朋友,我來馬來西亞前(7/28)已額滿了(夏令營是8/19-23)。要知道基層的群體性;舉凡參加什麼活動,他們來的時候,都不是一個人來的。在都市里,一個人報名就是一個孩子來。在基層人中,他們會說,我有親戚,我有朋友,這些人都要來。里長太太不知道我們到底收了多少,招來了比我們想像中更多的人。

 

還有一個熱心的理事長

當地除了里長,還有一個理事長。這理事長是專門推動社區發展計劃的。他看到我們的兒童夏令營單張,就主動打電話給我們,他要我去找他談。 神真的很奇妙,談完以後,那理事長就說,你們這樣做很好,如果你們需要經費,我可以幫你們申請。我婉拒他的好意,說這是第一次,我們自己預備,因為我擔心他出了錢,就要有他們的意見。後來,我再對這理事長說,希望兒童夏令營後,能夠開始兒童英文班,也希望有主日學。他說很好,他們有一個房子正在裝修,而且正在裝冷氣,如果我們要用,可以免費給我們用。

 

禱告再禱告

    我高興得不得了,但我一個人不可能做這麼多,因為我們的學生都在不同的教會實習,那里也沒有教會,所以我求上帝給我一些人。之前,我查過了,那里只有不到十個基督徒;有兩對夫妻,其他都是個人信主的。當地基督徒都在不同的教會聚會,星期天都從這社區跑出去了。我禱告說,上帝啊,你一定要感動當地基督徒站出來承擔工作,不然我們沒辦法幫忙。結果,有個基督徒對我說,他們願意開放家庭。於是,我們先開始了每星期三早上的禱告會。

    然後我問上帝,有什麼人可以來帶領小朋友呢?我一個人可沒有能力獨攬所有事工。不久,我的一個學生非常會傳福音,她有願意服侍的心,以前曾經在教會教過小朋友英文。這真要感謝主,因為我還沒有對人說起開英文班的事,上帝就為自己的事工預備了人;我認為神要自己感動人,事工才能發展。後來她跟我一起去見理事長,她說,“我可以教小朋友英文。”我指著她對理事長說,“看,我們的英文老師就在這里。”

我們決定在這八月的夏令營結束後,開始辦兒童英文班。

 

服事主真喜樂

我以前曾覺得,服事主是有點辛苦的工作。但年紀越大,我越發現,原來服事主可以很喜樂。

我相信,只要你認真服事主,你就會看見神的作為。總之,神怎麼開路,我們就怎麼跟從。每星期三的禱告會,我們都會討論在這個社區成立教會的計劃,

我相信,這裡實在是一塊 神為我們預備好的地方,目前(9/13)我們已租了屋子準備在此成立教會。

    我想,我們可以就地取材,使用當地的資源來做基層工作。只要多關心基層人,做他們的朋友,基層人並不是難得著的一群。